能看足球必发数据的app-优德网站多少

2019-04-16 admin 未知
浏览

- 三个时期的佛教 - 

 

医子喻

 

从今天开始,我们讲另外一个《法华经》当中的故事,叫医子喻。《法华经》有七大譬喻,我们讲了穷子喻,讲了化城喻,讲了火宅喻,今天来讲医子喻。在准备课件的过程当中,其实我很不想讲医子喻,因为医子喻当中涉及到一个很重大的问题,这个课题不是特别容易能说明白,它太过于佛教专业化,它其实是出家人应该去深入研究的一个问题。

 

image.png

 

但是因为它是《法华经》当中,可以说是非常核心的一个观念,在佛教史上也是起承转合的一个关键。所以希望用几讲的时间跟大家做个粗浅的交代。一来是自己努力地去把这个问题想呈现给大家,希望大家在学佛的过程当中能够以此为坐标,以此为参照物,能够去看待、了解身边的佛教,认识自己心中建立起来的信仰在哪个层次。另外一点就是,听这个医子喻与我们现在信仰初建立的人来讲,它是更不太容易明白,所以我在准备课件的时候,心里真是不想讲医子喻,纠结了三四天,将近一个星期,我觉得还是应该给大家做一个交代。

 

医子喻大概的意思是,一户家庭,老子生了很多孩子,这个老子是会给人看病的。老子出远门以后,儿子在家里面不知道得了什么病,反正七倒八歪的,然后这个老子回来以后,看到儿子怎么生病了,然后就给他们看病。有一部分看好了,还有一部分,虽然老子回来了,心里很高兴,但就不肯吃药。然后这个老子说,你再不吃药,我马上要不在这个人世间了,然后老子就出去了。儿子们真以为他死了,对老子非常的怀念,然后就把以前父亲开来的药拿起来,把药服了下去,一吃就好了。然后过两天老子又回来了,大概是这个意思。

 

这个意思是,我们不珍惜法的过程,以为对法有理解,今天不修可以,明天可以修,反正佛法都在的。其实佛法不都在,因为佛陀会离开我们,最终也真的离开了我们。佛陀离开了我们,我们心中对佛陀的思念没有地方表达,所以印顺导师说,大乘佛教的兴起有一种无穷的动力,是在于弟子们对佛陀永恒的怀念

 

就是没有一个学佛的人不想看到佛,学佛的人心中最大的困惑和最大的愿望,大部分都是想见到佛。不信在座的人扪心自问一下,你学佛这么多年,你想不想看到佛?想不想看到观音菩萨?我在弘法的过程当中,经常碰到有人这样跟我讲:师父,你让观世音菩萨给我看一次,不但我皈依,我们家里面七大姑八大姨都能来拜你师父。我说:阿弥陀佛,佛不是想见就能见的,这要看缘分的。这当然是官话,更重要的是,连我自己也想见佛,我们没有能见佛的时候,只能修行,把佛放在心中。这是不同的阶段,对佛陀的理解。

 

初学者想见佛,在修行者来说,是要把佛放在心中,听从佛陀的教导。还有再深入一点就是,学佛者成佛,不只是要见佛,而是自己要去成佛,是这个次第。为什么开篇我跟大家讲说,这个医子喻,我很不情愿跟大家讲呢?因为它涉及到一个宏观的命题,这宏观的命题,就是佛教的佛陀观

 

我原来以为,入了佛门以后四大皆空,反正把自己交给佛菩萨就好了,烦恼交给佛菩萨,生活当中的欢乐都是我的,人生过得真是太美满了。学佛一开始的时候是非常惬意的,不信大家可以回忆一下自己学佛的历程,非常的惬意。所有的烦恼佛菩萨会帮我们打理,然后所有的好事我们都可以去享受它,这简直是太惬意的一件事情。因为没有烦恼了,佛菩萨会帮我们管烦恼,我们只要相信他就好了,然后我们人生一切的享受只要懂得知恩报恩,知足常乐就好了,非常的自在。

 

但是进入佛门之后才发现,我们虽然想学佛,八万四千个烦恼就有八万四千个法门,到底修哪个法门?应该怎么修呢?我们不但是法门多,菩萨也多。大家进入寺院的时候,前面四大天王,还有弥勒佛,进了弥勒殿,到了后面有观音殿、地藏殿、文殊殿、普贤殿、大雄宝殿,哪个菩萨才是我真的要拜的呢?经常也有人问:师父,我到了寺院里面,有的菩萨没拜到,菩萨会不会怪罪我?

 

他的心思是什么?他的心思是,菩萨多得不得了,他也弄不清楚哪个是哪个,索性一个个都拜了,一个都不得罪。佛教它是一个复杂的系统,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,每一个系统它有一个形象代言人,每一个形象代言人背后是一个系统。这个形象代言人,弥勒是弥勒法门,观音是观音法门,普贤是普贤法门,地藏是《地藏经》。每一个菩萨其实代表着不同的法门,每一个法门代表着不同的受益的人群,我们现在只能看到形象代言人,而不是后面的法门。

 

还有一些我们没有看到的菩萨,还有我们没有了解的法门,到底应该怎么样?旁枝末节,错综复杂,我们应该如何去了解这件事情呢?我出家三四年之后,我就觉得,原来进入佛门之后,它也不只是一天到晚在庙里念经就好了,也不只是跟菩萨一样坐在上面吃苹果,等人供养就好了,有八万四千个法门,要找到自己适合的路。就如同你到超市里面想去买一个东西回来,可是你进了超市以后,眼花缭乱,不知道买什么,什么都好的,就是钱不够。我们学佛的人常常有这样的问题。

 

佛陀观的改变

 

今天医子喻首先跟大家讲的一个核心问题是,佛教在发展过程当中,佛陀观的改变。大家都知道,佛教有三大特色的教区:

 

第一个,代表早期佛教的南传佛教,因为泰国、缅甸、印度,包括我们国家的云南,它的气候是热带或亚热带气候,不是那么寒冷,所以生活习惯跟着装都很容易与印度人的生活气息相似,所以他们基本保留了当年佛陀的着装方式。这个着装方式,就是我们看到披着袈裟在身上,穿着黄衣服的那种,他们是不穿鞋的,赤脚的。因为印度是热带,他们不穿鞋。他们学修风格也是着重以早期经典的《阿含经》为主

 

然后早期佛教的发展,或者说在弘法过程当中的变化,到了中期佛教,中期佛教所谓的大乘佛教,我们讲的《法华经》就是大乘佛教。大乘佛教是高举佛陀弘法利生的旗帜,以自我解脱服务众生,甚至以服务众生为中心的佛教,它是所谓的中期大乘佛教

 

早期的佛教,缅甸、泰国的佛教,他那里以佛陀为代表的一切菩萨修行者,都是以人的角色出现。大乘佛教菩萨的出现,以佛菩萨为角色出现,我们看到《西游记》里面菩萨都是乘祥云而来。这个时候的菩萨已经不再是由人间的形象出现,而是由天人的形象出现,他已经超过了我们的人的范畴,已经变成更高级的生命形式,或者说是已经能够加持、保佑人们的方式体现出来的形象,这就是所谓的中期的大乘佛教。

 

中期的大乘佛教它不但是理论上延展,变得越来越复杂,我们说的佛法浩如烟海,就是说大乘经典浩如烟海。早期的佛教就是四阿含为代表的经典,还有一些论述,它的经典其实相对来说不是那么多,但大乘佛教则不一样。如同我们刚才说的,每一个菩萨后面代表一个经典,普贤菩萨有《普贤行愿品》,观世音菩萨有《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》,大势至菩萨有《十二圆通章》,地藏菩萨有《地藏经》,每一个菩萨其实是代表着不同的经典,代表着不同的修行方法,它是佛教在发展过程当中不断适应不同的人群,不断地去弘法利生所表现出来的各种形态,这是所谓的大乘佛教。

 

还有,现在比较热门的西藏的密宗。其实不只是西藏有密宗,唐朝时期我们也有唐密,汉地当时密宗也很兴盛。日本的密宗不是从西藏传过去的,而是从汉地传过去的,叫唐密,也是密宗。密宗是以修行为主,不以研讨为主,所以你要是遇到某个上师的话,他会叫你先磕十万个大头,先念一千万或者一亿声咒语,它是以修行为主,以仪轨来束缚身心的。因为中期的大乘佛教太注重理论研讨以后,人们忘失了修行的意义,尤其到了禅宗里面,更没有修行基本的准绳,人们的身心无处安放,太灵活了以后,以至于不知道该怎么做。就跟很多人说的,很多人学禅的时候头头是道,往左说也可以,往右说也可以,往前说也可以,往后说也可以,他反正都能自圆其说,这其实是心无法安放的另外一种表现。

 

晚期的佛教是密宗密宗其实延传、吸纳了印度教的一部分仪轨的成分。比如说早期的佛教,佛陀就明确地说,不赞成大家读诵咒语。因为佛法是能够放到台面上,大家讨论,坐而论道的,是每个人都能修行的平等的佛教。密宗它其实不平等,我不告诉你所有的内容,你修什么法门到什么阶段我才告诉你,是阶段性来了解,它是用礼仪、用仪轨来不断地让人们次第深入

 

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部分,就是佛教到了后期,不但吸纳了印度教的仪轨,更重要的是,纳入了很多印度教的神。就如同你看印度教里面的内容,佛陀是印度教的某个神,而佛教在发展的过程当中,佛教跟印度教充分地糅合、充分地发展之后,佛教当中也充分地吸纳了印度教的很多神。比如说大梵天是印度教的教主,到了我们佛教里面他只有听法的份,而且听了法回去以后他就忘了,他必须要每天来听法。这个是印度教的教主,到了我们这里只是一个神,被吸纳了。

 

在这个原则之下,后期的佛教慢慢发展,后来到了西藏之后,吸纳了西藏土著的信仰以后,它变成了我们汉地人更难了解的佛教。所以变成密宗,密宗对我们来讲是我们不了解的佛教。对于修密宗的人来讲,就是有次第的,必须一关一关通过的,比如说从加行开始,一关一关地进入,师父不一下子把法告诉你,而是根据你的情况,告诉你一点点,告诉你一点点,告诉你一点点这样的法门。

 

还有,密宗最重要的是,它注重仪轨的,不是注重法义的。密宗的殊胜,它是在你学习过程当中到了什么阶段学什么法义,你绝对不能提前了解。不像我们汉地的佛教,如果你要学佛,要是因缘具足,你一下子就可以读《地藏经》,一下子就可以读三藏十二部经典。

 

密宗则不一样,密宗它是次第的、定额的,更重要的是,你如果没有上师指导,你是不能修法门的。这样的佛教让人们的心有地方安放,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很多年轻人,特别是白领,他们很愿意修密宗的一个原因。这个原因其实是,汉地的佛教虽然能够满足人们信仰上的需求,但是对于修行没有能提出切实可行的修行方法和具体的指导原则,这是我们在弘法过程当中,汉地像我们这样的出家人,要给现在学佛的人提供的一个明确的标签。

 

其实信仰者在信仰过程当中,或者学佛的人在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并不是要懂很多,懂多了反而烦恼,你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抉择,择法一般是学佛十年以后才有的能力,初学者只需要知道怎么做就行了。而变通的原则,在汉地大乘佛教当中,运用得太过以后,以至于牵动搅动了人们本来安宁的心。

 

所以我学佛前五年都非常的苦恼,因为我碰到很多很多的问题,没有人解答,我也不知道身心如何安放。如果说有一个次第明确的、且有人指导的情况下,我按部就班地来学佛,我的信仰建立的过程可能就不会那么九曲十八弯,就会很顺利很多

 

小结

 

这里我们讲的是,三个时期的佛教,代表这三个时期对佛陀的观念不一样。所谓千江有水千江月,天上就一个月亮,地上所表现出来的月亮有很多,虽然月亮的源头都在天上,是一个月亮,但是你看到地上有水的地方就有月亮。

 

我要明确地告诉大家,每个人都是在拜佛,可是每个人心中的佛是不一样的。三个时期的佛教,代表三个不同阶段的佛,你心中是什么佛?我们来看看。早期的佛教,释迦牟尼那个时期的佛教,佛陀是人,由人所成佛的,所以每个人都可以成佛的,原始的教义从这里开始。而到了大乘佛教时期,什么是佛?为众生服务的人、能够给人提供智慧的人、让众生得离苦的人,给予别人帮助的人,是佛、是菩萨。再来,再后期,到了晚期的时候,什么是佛?能够保佑我们,且住在天上,不是住在人间、我们很难看他一面的这个佛,实际上是晚期大乘,甚至是密宗当中所告诉我们的。

 

那我们心中的是什么佛?我们自己在学佛过程当中,用三期的佛陀观来观照自己,在目前这个阶段自己学佛的状态。每个人可以去看看自己的状态在哪个阶段?